• 注冊
  • 攻略

    房車上的5天4夜 拉斯維加斯小環線超強攻略

    那是旅行第三天的傍晚,Andrew說,咱們去走走吧。

    我戴上頭燈,穿上沖鋒衫,換好徒步鞋,和他一起走進了這片荒野。

    遠處傳來不知名的鳥詭異的鳴叫聲,月亮看起來異常的大,把黑夜照亮如同白晝。他說,我們人類這麼弱渣的動物都能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想想夜行動物的視野該有多好。

    我們看到了盛放的沙漠之花,他告訴我這是隻有夜間才會開的花,因為白天日光太烈,花瓣會完全閉合。我說你糊弄誰呢,結果第二天清晨再去看的時候,竟真的連一絲花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四下漸漸寂靜無聲,隻有一輪皓月在雲中時隐時現,我們的四周潛伏着郊狼,蠍子,蛇,甲蟲,野兔和無數其他動物。想想祖先們經曆過的無數個夜晚,也大抵如此吧。

    那是此次行程中唯一一個沒有在RV營地停留的晚上。沒有外接水、電,沒有WIFI,沒有都市的燈光,沒有人聲鼎沸。

    但我們有篝火,有火鍋,有圍爐夜話,我們伴着荒野裡的風和月色入眠。

     

     

    1

    說實話,這次旅行完全偏離了我原先的設想。

    按照原計劃,我和好友Crystal将會利用小車自駕+酒店住宿的方式遊覽大峽谷,馬蹄灣,羚羊谷和錫恩國家公園,并于16号回到拉斯維加斯參加EDC電子音樂節。結果因為我的駕照過期不能成行,又一直想嘗試房車旅行,遂咨詢老闆有沒有同期的行程,豈料老闆非常幹脆地拍闆說:開公司的房車吧。于是我先生——同時也是野孩子的房車管家Andrew就在我的威逼利誘下一起飛到了拉斯維加斯,開始了這趟說走就走的旅行。

    線路完全由我設計,但由于将酒店調整為房車營地,全部需要臨時預定。第一晚非常幸運地訂到了大峽谷南緣可以接水電(full hookup),也可以直接駛入(pull through)的營地。開過房車,尤其是我們這次的32英尺9人房車的話一定明白不用倒車的營地有多好。

    雖然我之前已經在美國東、西海岸和中部進行過多次長距離自駕及徒步旅行,但房車旅行還是第一次體驗,而且是超大豪華房車,可謂過足了瘾。

     

     

    對于幾乎每天都要前往不同目的地的長途旅行而言,房車的優勢非常明顯。卸下了每天都要趕回酒店收拾行李的負擔;不用擔心因為要開車趕路而無暇顧及沿途的風景;吃膩了披薩和漢堡,直接在車裡下碗面,煮點兒餃子,吃頓火鍋,又舒坦又實惠。吃住行的一切難題全部解決,如果打算一家6-7口人共同出行,上有老,下有小,選擇房車絕對是再合适不過。

    這裡順便提醒一下想要租賃房車自己駕駛的朋友,在國家公園蜿蜒曲折的山路上駕駛超大尺寸的房車,和平時的公路駕駛感完全是天壤之别,請謹慎選擇。表妹曾告訴我,她之前去阿拉斯加的時候租了輛房車開,結果遇上刮大風,像在開船一樣,感覺分分鐘要被吹翻。

    既然說到自駕房車,就順便給大家提供一些小Tips吧。

    房車遊介于跟團遊和自駕遊之間,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固定線路,也可以訂制,去大部分想要一探究竟的地方(有些地方路況太差不适合房車,有些地方有限高要求,後面會提到這次旅行中所遇到的);介于住酒店和露營之間,雖然房車上水、電、氣一應俱全,但畢竟容量有限,需要節約使用。

    它有充分的靈活性,可以在湖邊的營地裡喝着啤酒看落日,可以開累了就近找一片允許過夜的荒野湊合一晚,也可以停在國家公園裡,一邊吃早餐一邊看大角鹿。

     

    它也有諸多限制,需要提前準備生活必需品;需要熟悉如何開關發電機,接水、接電、清空黑水和灰水槽;需要在每次将“可移動空間”展開和收縮時注意觀察周邊環境;開車前所有物品都要确保放在安全的地方;車輛行駛過程中盡量不要随意走動,天窗需要關閉,門窗需要鎖緊;作為一輛行走的房屋,颠簸是在所難免的。

    它也許不是你想象中那樣完美,但也一定會帶給你超乎想象的驚喜。

     

    2

    具體行程如下:

     

     

    第一部分,同伴:我,Andrew,Lu和Crystal

    5.12 拉斯維加斯-金曼-塞裡格曼-威廉姆斯-大峽谷南緣

    5.13 大峽谷南緣-紀念碑谷-阿甘跑步點-馬蹄灣-鮑威爾湖

    5.14 羚羊谷-Wahweap-Paria townsite

    5.15 錫恩國家公園

    5.16 火焰谷-拉斯維加斯

     

    第二部分,同伴:我,Crystal,Yao和Eddie

    5.17-5.19 EDC電子音樂節

     

    第三部分,同伴:我和Andrew

    5.20 拉斯維加斯,看了最後一集《權力的遊戲》,噗……T.T

    5.21 紅石峽谷

    本文的重點是第一部分。

     

    3

    Day1:拉斯維加斯-大峽谷南緣房車營地

    我和Andrew,以及朋友Crystal于12号夜裡抵達Las Vegas,另一個小夥伴Lu于13号清晨抵達,在機場順利接到Lu返回房車裡,我們這個4人小分隊就正式出發啦!

    先簡單介紹一下房車内部的結構吧。

     

     

    内部的最前方是駕駛艙,駕駛艙後是沙發,餐台和廚房,廚房裡配備有微波爐,烤箱,電熱水壺,烤面包機,咖啡機,電飯煲等電器(我們這次沒帶電飯煲)。廚房後是廁所和一個雙人小卡座,廁所裡有洗漱台和淋浴間。車尾部是一件獨立的卧室,配有一張固定的雙人床。

    而到了晚上,駕駛艙後的沙發和餐台分别可以擴展成一張單人床,廁所對面的小卡座可以擴展為一個上下鋪,加上駕駛艙上方的一張雙人床,和卧室裡固定的雙人床,一共可以睡下7-8個人。

    第一站是中國城裡最大的亞洲超市99 Ranch Market Chinatown,早上8點開門,一直營業到晚上10點,蔬菜,水果,肉類,水餃,挂面,各類零食飲料應有盡有。Andrew提醒我們要盡早采購完畢,這樣可以有充足的時間前往大峽谷看落日,結果當然是事與願違,三個妹子花了一個多小時才選購完畢,最後還花了不少時間将買重複或者買多的物品放回去。建議大家按照出行天數計劃好每天大概要吃什麼,列好清單,大家分頭采購。

    吃飯和睡覺的問題都解決了,自然是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踏上旅途。一旦行駛上高速,Andrew便開始播放起事先準備好的鄉村音樂集。聽着音樂,行駛在路上,看着陌生的風景,莫名地感到無比自由。

     

     

    Kingman是66号公路上一個重要的小鎮,我們偶遇了當地的一個周末集市,于是停下車來一探究竟。這是個非常典型的小商品市場,位于Locomotive Park,地标是一輛廢棄的蒸汽動力火車,對面便是亞利桑那州66号公路博物館(Arizona Route 66 Museum)。

     

     

    66号公路是美國的母親之路,它于1938年全部鋪設完成,起始于五大湖南岸的美國第三大城市芝加哥,終點位于西海岸被稱為“流着奶與蜜之地”的美國第二大城市洛杉矶,穿越八個州、三個時區,全長3940公裡。曾一度成為美國最重要的公路之一,在曆史上的幾次大遷徙中扮演着舉足輕重的作用。

    然而20世紀60年代以後,封閉高效的州際高速公路(interstate highway)在全美鋪開,以66号公路為代表的原有公路系統逐漸失去了作為公路本身的價值,沿途市鎮黯然失色,曾經名盛一時的商家逐一關閉。但無論時光如何變遷,66号公路的文化、精神價值早已經深深融入人們的心中,成為無可替代的公路經典。

    由于時間關系,我們同樣選擇了I40州際高速公路從金曼前往賽裡格曼。原本計劃去Delgadillos Snow Cap品嘗地道的培根芝士漢堡,豈料店主因為歡度母親節直接關門打烊。雖然吃了個閉門羹,但絲毫不影響我們在門口頗具66号公路特色的敞篷車裡拍照撒歡。

     

     

    離我們停靠房車的位置不遠的路口,一位極具西部特色的牛仔依在自己的破車邊哼着歌,愛犬從車窗裡伸出頭來看它,車後拴着兩匹馬,馬背上各插着一把獵槍,看上去像是Remington 870。似乎是要招攬遊客拍照,卻又完全沒有做生意的架勢,很是有趣。

     

     

    漢堡沒吃上,時間卻已是下午三點多,也是苦了和我們一起野的小夥伴。直接開啟發電機,煮上熱水,泡上面,坐在路邊開吃。不遠處就是鐵軌,列車轟隆隆呼嘯而過,車廂上的各色塗鴉倒成為一道絕妙的風景。因為我比較話痨,吃的最慢,Andrew忍不住說:快吃呀!不然我們趕不上末日了(其實他是想說落日)。就你這中文水平怎麼帶團啊,真是操心。。

     

     

    收拾停當,再次啟程。俗話說的好,來都來了……當然是要開一段66号公路!于是從賽裡格曼開到了威廉姆斯。這條曾經擁擠不堪的公路,此刻隻屬于我們,前後望不見一輛車的蹤影。我們中途索性下車,與這條名副其實的“最孤獨的公路”來了一次親密合影。

     

    就這樣從計劃中的隻停靠金曼,變成了一路玩耍到威廉姆斯,終于開始了一路北上進入大峽谷的過程。沿路看到很多樹木燒焦的痕迹,之前在關于加州大火的文章中曾經提到過,少數情況下,國家公園管理部門會在消防隊員可以控制燃燒地點和可燃物數量的前提下采取人為引火的方式清除枯枝敗葉,從而避免大面積火災的發生。好在這些對公園道路并沒有任何影響,我們順利抵達了RV營地,但管理人員告訴我們,步行去大峽谷需要大約20分鐘,要想趕上日落,最快的方式是乘坐最後一班從營地出發,前往遊客中心的免費巴士!

    我們趕緊一路小跑着到了乘車地點,幸運地趕在日落前抵達Mather Point。盡管經過一天的颠簸已經十分疲憊,但看到大峽谷真容的一瞬間還是被深深地震撼了。可以追溯到寒武紀時期的色彩斑斓的岩石層勾勒出時光的年輪,很難想象這一切都是由科羅拉多河造就。

     

     

    大家對科羅拉多大峽谷這個名字或許不陌生,但其實大峽谷位于亞利桑那州,并非科羅拉多州。其名稱來源于從其間川流而過的科羅拉多河,正是這條河,年複一年地将大峽谷沖刷成了如今的形狀,充分展現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們在Mather Point流連了許久,直到日薄西山才依依不舍地往營地走。山裡的溫差很大,好在事先已經提醒小夥伴要攜帶禦寒的衣物。月光皎潔,空氣清朗,夜涼如浸。眼睛慢慢适應了周圍的黑暗,根本用不着打開手電筒。Andew忽然提醒我們注意樹林裡有動靜,仔細一看,隻見月色下靜靜站着一隻大角鹿(雖然這個季節還沒有角),不一會兒它走向路邊,旁若無人地穿過了馬路,正好有輛轎車緩緩駛過,車裡的人想必是又驚又喜。

     

     

    晚餐是水餃,香菇豬肉餡和蝦仁餡兒,倍兒爽。美中不足的是在亞超沒看到環保材質的碗,居然頭腦一熱索性沒買碗,大家隻好拿杯子将就了一下。(估計以後再也沒有人敢和我們一起玩了)要問房車上睡得怎麼樣?房車上配備了幹淨的床單,被單,枕套,松軟的枕頭和保暖的棉被。瘋玩了一天,我靠上枕頭就睡着了。不出所料,第二天沒有一個小夥伴早起看日出,全都睡到了自然醒!

    Day2:大峽谷南緣-馬蹄灣-鮑威爾湖濱營地

    今天一早就踩了個雷(後面細說),白白浪費了好幾個小時,早餐也沒有好好吃,用昨晚剩的水餃将就了一下。好在Andrew早起做了自制的椰子口味拿鐵,我的最愛,其他小夥伴也都很喜歡!

    Andrew做完咖啡便開始測胎壓,并給胎壓不足的輪胎充氣,我們則悠閑地梳洗收拾,邊喝咖啡邊聊天,遠遠看到營地裡居然有一隻大角鹿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快朵頤,繞過房車一看,好家夥!居然有4、5隻聚在一起,離一輛拖挂式房車僅僅一步之遙。

     

     

    正給這些大家夥拍照,Andrew愁眉苦臉地走過來說,那台測胎壓+充氣+跳線三合一的設備“發瘋了”。過去一看,果然見這台機器一邊發出轟隆隆的巨響一邊冒着煙,按遍了所有的按鈕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架勢。畢竟整台設備基本就是一個大電池,我們怕它會爆炸,趕緊拿到遠處一片空地的陰涼處,查了一通說明書,沒有強制關機的方式,又打了客服電話,結果對方折騰了近一個小時,給出的解決方式居然是:等待8-10小時,電池會完全耗盡,到時候自然就停下來了。我們問:那能保證随車攜帶的安全嗎?對方說:應該可以,但是不能保證。這不是廢話嗎!剛好公園管理人員路過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助,我們告訴他,這兒有一台停不下來的機器,你想要就拿走。後來我們駛出營地的時候,發現它還在營地辦公室門外的一塊空地上怒吼呢。

    原本要去Yavapai point徒步1-2小時的計劃就因為這事兒耽誤了,好在對主要行程并沒有影響。所以行程最好不要安排的太滿,适當留白,誰能預料途中會發生什麼呢,有驚吓,自然也會有驚喜。

     

     

    沿着大峽谷南緣的Desert View Drive一路向東開,沿途有很多可以停車的觀景點,Andrew說他每次來大峽谷都要拍一張“絕地求生”照留念,嗯……就是下圖這樣。

     

     

    我們主要停靠的一站是沙漠景觀瞭望塔(Desert View Watchtower),這座塔于1932年設計建造,吸納了距今800多年的古印第安人——阿那薩吉人(Ancestral Puebloans)的建築特色,塔内充滿了具有異域風情的繪畫,展現了古印第安文明。

     

    從塔外的觀景台上可以遠眺大峽谷,蜿蜒流淌的科羅拉多河也清晰可見,河水裹挾着大量的泥沙,呈現出渾濁的棕褐色。喜歡徒步的小夥伴可以考慮花兩天時間走一趟R2R,從大峽谷的南緣下降到谷底科羅拉多河邊,再上升抵達北緣,目前北緣已經正式開放(冬天會關閉,今年5月15日起開放)。Andrew說他的媽媽對這裡的徒步線路比他還要熟悉,當年作為大峽谷地形勘測志願者中的一員,她在河上乘竹筏沿路考察,足足待了一個月。

    駛出大峽谷後,我們在Cameron歇腳,加油,為北上馬蹄灣做準備。當然,最重要的是去Cameron Trading Post and Restaurant吃心心念念的Navajo Taco。名不虛傳,分量巨大!我們三個妹子分吃了一個,Andrew獨自挑戰一個,最終以失敗告終。感覺比起Taco實際更像披薩,個人認為并不是特别美味,但非常具有本地特色,餐廳裡的服務員也都是印第安人。

     

     

    在前往佩吉鎮的路上,沿途遍布着紅褐色的砂岩,大家不時停下車來觀景、拍照。

     

    不知不覺間臨近日落時分,剛好抵達了馬蹄灣。原以為停車場就在河灣邊,豈料要走一段大約往返2.5公裡的路才能一探究竟,建議穿輕便舒适的鞋子。馬蹄灣的岩壁包含赤鐵礦,鉑金,石榴石和其他礦物質,因而呈現出豐富的色彩,馬蹄灣邊有很多岩石可以攀爬,我們幾個喜歡挑戰高難度的妹子光是在懸崖邊拍照就玩的不亦樂乎。這裡提醒大家務必量力而行,這些景點并沒有圍欄,風險自負,在大峽谷和馬蹄灣都發生過遊客為了拍特立獨行的照片而不慎墜落的悲劇,包括後面我們将會去的天使降臨步道(Angel's Landing)也是如此。

     

     

    今天的露營地不再有齊全的設施,但有獨特的風景——一顆巨石在鮑威爾湖中茕茕孑立。Lone Rock Beach Campground,抵達湖邊需要開一段十分颠簸的土路,而且有衆多分支,也不知道哪一條路況最好,Andrew在第三天一早出發前專門去打探了一番,開出去的時候果然順利了許多。我們到達的比較晚,湖濱的位置幾乎已經被占滿,最後見縫插針地找了輛吉普和其他房車之間的空檔擠了進去。說是擠,其實停下房車,再擺上桌椅仍然綽綽有餘,但在北美房車露營,大家通常都不會挨得太近,避免侵犯到别人的隐私。

     

     

    涼風習習,一罐啤酒下肚,大家開始放飛自我。大概很少有這麼做瑜伽的吧?

     

     

    大家分工協作:擺桌椅,洗菜、切菜、燒水、擺餐具,一切有條不紊,火鍋分分鐘煮起來。在亞超買的各種肉片,5、6種不同的蘑菇,各式蔬菜紛紛下鍋,配上香辣的蘸料,怎一個滿足了得。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們居然在鮑威爾湖邊的沙灘上,沒有一絲光污染的星空下吃着火鍋聊着天!

     

     

    可以給大家的小Tip是:這個營地的洗手間沒有燈和水,記得帶頭燈和免洗消毒液。由于訂了第二天一早羚羊谷的行程,我們早早就睡下了。自己訂行程的朋友一定要确認好集合時間,注意出發地和目的地的時差。從内華達州到亞利桑那州再到猶他州,加上印第安土著們的自留地,時區一直在頻頻切換,加上荒郊野嶺信号不給力,手機上的時間也往往不能及時更新,當天晚上我們四個人的手機上顯示的居然是3個不同的時間,真是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Day3:羚羊谷-紀念碑谷-Wahweap-Paria Townsite

    正值旺季,早早訂下了羚羊谷的行程。其實有上羚羊谷和下羚羊谷兩種不同的行程,上羚羊谷上窄下寬呈A字形,道路寬闊平坦極易通過,在天氣晴好的正午時分可以看到“天堂之光”。

     

     

    下羚羊谷正相反,上寬下窄呈V字形,因而在通行時難度較大,也更為曲折有趣。由于沒有上羚羊谷那麼有名,遊客數量相對少了很多,給拍照帶來了更大的自由度。我們到得早,原本需要等待大約半小時,豈料剛好排在我們前面的團人數不足,我們得以提前進入。

     

     

    進入羚羊谷必須由本地向導帶領,不可以擅自私闖。下羚羊谷需要步行到1公裡之外的入口處,然後反向遊覽,回到遊客中心的出口處。

     

     

    之前早已看過無數照片,包括Win7的默認壁紙就是在下羚羊谷拍的哦!此時此刻,岩石和光影交錯而成的光怪陸離的畫面終于生動地呈現在眼前。除了入口處的台階或許對有恐高症的朋友不太友好,整個行程并沒有想象中的困難。向導是個在這裡工作了5年的笑容爽朗的印第安姑娘,沿途一直在幫我們拍照,還不停将那些差點錯過的奇觀指給我們。

    這是微笑的鲨魚

     

     

    這是金色拱門

     

     

    這是藍色海馬

     

     

    從下往上看,這面平平無奇的岩壁就成了連綿起伏的丘陵。

     

     

    看!岩壁上都是鳥糞,哪兒來的?擡頭發現一隻渡鴉竟然在這裡搭了個窩。

     

     

    這裡并不是随時開放,需要密切關注預報,因暴雨而形成的洪水可能會導緻峽谷關閉。1997年,尚未建立洪水預警系統之前,曾有12名徒步者在湧入峽谷的洪水中喪生,原來固定在出口處的梯子也被沖走,現在還能看到當年的梯子在岩石上留下的痕迹。自然永遠保留它最終的發言權,這些絕妙的美景永遠不屬于我們,我們隻能懷着敬畏之心去觀賞,體驗并保護它們。

    從羚羊谷出來剛過10點,比預期的早。原本我還在猶豫究竟是去紀念碑谷打卡還是去探索另一條臨近鮑威爾湖,相對小衆的徒步路線toadstools trail,這下果斷決定去紀念碑谷,盡管這意味着增加5小時的往返路程。因為我是紀念碑谷這款遊戲的忠實擁趸?

     

     

    其實這款遊戲和這個國家公園并沒有直接的關系,但是兩者在視覺上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樣都相當簡潔、具有線條感。由于地殼運動和風雨的侵蝕,砂岩形成了巨型高峰。漫漫紅沙,四周寸草不生,淩冽的石峰拔地而起,山峰四璧如刀削般矗立。

    除此之外,在通往紀念碑谷國家公園的163号公路上有著名的阿甘跑步終點。在經典電影《阿甘正傳》中,阿甘無休無止地奔跑了3年多,正是在這裡萌生了回家的念頭。當所有人都期待着阿甘會進行一番精彩的總結陳詞時,他隻說了一句話:我累了,我想我該回家了(I‘m pretty tired, I think I'll go home now)。也許每個漂泊在外的遊子,終有一天會在心裡對自己說出這句話吧。

     

     

    遠方的群山其實叫衆神谷(Valley of the Gods)。但願今後,我們可以放下過往,輕裝前行(put the past behind you before you can move on)。

     

     

    我們将房車停在此處享用了Andrew親手烹制的“美式黑暗中華料理”,豬肉炒蘑菇和香辣洋蔥炒牛肉,用的配料居然是黃飛鴻花生裡的花椒和幹辣椒。

     

     

    吃飽喝足後開始向西進發。由于前一晚沒有外接的水和電,我們為了節約用水都沒有洗澡,Andrew說去鮑威爾湖裡遊個泳吧,就當洗澡了……Excuse me?查了一下發現除了昨晚露營的地方,另一個受歡迎的遊泳點位于Wahweap Swimming Spot。這裡屬于格蘭峽谷國家休閑區的一部分,進入需要繳納25元/車入園費,我們再次用國家公園年票(annual pass)省去了這筆費用。這裡順便提一句,哪怕是隻在美西幾個國家公園玩一圈,用年票也是穩賺不賠的,強烈建議購買。

     

     

    Wahweap休閑區剛好跨越兩個州,我們把車停在亞利桑那州,然後去猶他州遊了個泳。Cystal和Lu發現休閑區裡有專門的浴室,我們剛好在此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再也不怕晚上要繼續Dry camping了。話說我一路上聯系了近10家錫恩國家公園附近設施齊全的露營地,居然全部訂滿!最後嘗試重新聯系之前爆滿的一家,撿了個漏,訂到了飓風鎮(Hurricane)位置極好的RV Park,第四天晚上我們将會在那裡度過。

    今晚原計劃要趕到錫恩國家公園東門不遠處的Mount Carmel露營,但行駛在89号公路上時,Andrew忽然心血來潮地說,你們知道嗎?現在位于我們兩側的土地屬于BLM(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這也意味着如果我們能找到一個合适的位置,可以随時停車,就地紮營!要不要試試?我們自然是又好奇又激動,一邊看兩側是否有其他房車停靠,一邊在地圖上尋找合适的位置。剛巧路過Paria Townsite,打開地圖仔細研究了一番,有掉頭的地方,遂果斷決定開進去一探究竟。這裡白天是供當地居民野餐休閑的地方,一個名為Paria的小鎮曾坐落于此,後來被廢棄,之後又被無事生非之徒縱火燒毀,如今隻剩下荒漠和寂靜的山嶺。

     

     

    出乎意料的是,我們竟然找到了一個完美的露營地,除了有平穩停靠RV和擺放桌椅的空間,還有之前露營的人留下的篝火堆。今晚的火鍋之夜又是一番完全不同的體驗,伴着熊熊燃燒的篝火和山野的風聲。我們喝着小酒邊吃邊聊直到深夜,然後就有了本文開頭的那一段。這才是我心目中最地道的RV露營,遠離都市,享受荒野,感受大自然帶給我們的喜悅。

     

     

    Day4:Paria Townsite-錫恩國家公園

    清晨起床并沒有急于趕路,喝完咖啡,我們先去周邊的山嶺探尋了一番。找到了郊狼留下的爪印,看到了盛開的粉色仙人掌花,還有灌木叢之間一閃而過的野兔。

     

     

    早餐是大廚準備的雞蛋炒臘肉和辣白菜炒茼蒿(聽上去就很黑暗啊喂!但其實味道還不錯)。重複每天出發前的例行檢查:關閉天窗、拔掉電源、收起床鋪和伸展出去的房車空間,鎖緊門窗。今天将是這趟旅行的重頭戲:挑戰天使降臨步道。

     

    錫恩國家公園在中國并不是很出名,在美國卻是最受歡迎的國家公園top4,僅次于黃石,大峽谷和優勝美地。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我們今天要去的天使降臨步道。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錫恩國家公園内有一條狹長的隧道,大尺寸車輛駛過時需要限行,僅允許單向通過,因此需要額外繳納$15通行費,有些超過限高和限寬的車必須繞行。

    其實原本考慮走一段The Narrows,但由于正值融雪期,Virgin河的水流過于湍急,步道暫時封閉了。前往那裡需要用到防水袋,穿着涉水鞋,最好用一根結實的木棍協助涉水前行,這些裝備在公園入口處都可以租賃,不一定要随身攜帶。

     

     

    如果想免費停車務必盡早前往公園内的遊客中心,一般早上就會爆滿。除此之外,公園内的小鎮Springdale可以付費停車。大部分的停車場和路邊停車點都不允許超大尺寸的房車停靠,需要前往Lion Blvd,那裡有專門的RV停車點,$20一天。之後可以乘坐小鎮上的免費巴士前往遊客中心(如果把車停在Lion Blvd是從第3站坐到第1站,注意别坐反了),再換乘景區的免費巴士前往各處遊覽(天使降臨步道位于第6站Grotto)。

     

     

    步道全長7.7公裡(含原路返回的距離),根據個人體力需要3-6小時完成。算上在各處拍照和山頂休息的時間,我們一共花了大約4小時。之前聽說下羚羊谷頗有挑戰性,結果發現毫無難度,于是完全低估了天使降臨步道,想當然地認為如此受歡迎的國家公園步道,走起來大概像散步一樣輕松。最重要的裝備就是水,因為步道全程沒有商店,必須自行攜帶水和零食。

     

     

    在上山途中,我們偶遇了求食的小松鼠和在步道邊樹叢裡專心嚼樹葉的北美黑尾鹿。起初難度并不算大,但由于一直在爬升,還是頗為吃力。沿途風光絕美,随着視野的擡升,可以一睹河谷的全貌。最後終于來到了需要手腳并用的最後1.8公裡,從Scout Lookout到Angels Landing。這裡立着一塊牌子,寫着自2004年以來已經有7名遊客從這條步道的懸崖墜落身亡。這1.8公裡需要在一條狹窄的山脊上,借助鐵鎖鍊攀爬至頂峰,兩旁便是懸崖,大風吹過時頗讓人心驚膽戰。

    總體而言,步道難度不算太大,沒有我深惡痛絕的布滿碎石子兒的大下坡(在Red rock canyon就遇到了,一大段路隻能靠臀降,恨不得癱坐在地上哭),但要小心謹慎,注意每一步,不要為了拍照铤而走險,這一點在所有的國家公園都适用。走到山腳下,我們去摸了摸Virgin河的水,背後便是天使降臨。回到步道起始處,坐與來時反向的巴士返回房車,路上又幸運地偶遇了一群野火雞。一想到提前訂好了全設施的營地就歡欣雀躍起來,晚上可以痛痛快快洗個熱水澡啦!

     

     

    Willowwind營地位置極好,唯一的槽點是還沒有日落,管理處就關門閉戶了,WIFI密碼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要到。晚上步行去吃了小鎮上的泰餐,在超市進行了最後一次補給,我還自己動手連接水電,清空了灰水和黑水槽,感覺比原來想象中的簡單多了。明天将是旅程的最後一天,大家似乎都不願意早早睡下,一直聊到淩晨。

    Day5:火焰谷-拉斯維加斯

    剛起床,Crystal就告訴我,今天拉斯維加斯有沙暴,從中午一直持續到晚上8點左右,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Lu要趕晚上9點的飛機回洛杉矶,這意味着我們必須在7點之前趕回拉斯維加斯,換上小車送她去機場。在大風中,房車必須以極低的速度行駛,極端情況下甚至不得不停車等待。好在從錫恩國家公園回拉斯維加斯全程隻要3小時左右,而我們原計劃唯一的停留點是火焰谷州立公園(Valley of fire state park)。

     

     

    我們早早出發,出發前把污水槽再次清空了一遍。大廚今天沒來得及做咖啡,于是中途停車在麥當勞買咖啡,我們則去超市買冰激淩和零食。剛好遇上狂風大作,開門的一瞬間差點連門一起被吹飛,我們索性坐在房車裡邊吃零食邊等風停,能感到房車被風吹得搖搖晃晃,仿佛浪濤中的一葉扁舟,表妹誠不欺我也。不一會兒竟然又淅淅瀝瀝下起雨來,我們當時的計劃是,開車穿過火焰谷的景觀大道,取消徒步,确保按時返程。

    誰知開着開着天氣漸漸轉好,到達火焰谷的時候已是碧空如洗,于是又決定執行原計劃,前往The White Domes Trail徒步,這是火焰谷排名第一的步道;另一條非常受歡迎的步道離此不遠,名為Fire Wave,因其紅色與白色交織,如同雙色冰淇淋蛋筒的獨特樣貌而聞名。

     

     

    @Clint Losee

    我來此之前并沒有過多的期待,畢竟錫恩國家公園都去過了,相隔不過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州立公園能有什麼獨樹一幟的表現?但停下車,踏入火焰谷的一瞬間便明顯感覺到,這裡的地貌與之前去過的國家公園截然不同。

     

    腳下踩着的是真正的沙地,松軟潔白,岩石呈現出紅色,褐色,黃色,綠色無限豐富的色彩,随便撿起一塊石頭來,都能看出由不同顔色的礦物所區分出的層次。

     

     

    比起國家公園,這裡有更大的自由度,可以任意攀爬岩壁;近處陽光普照,遠方陰雲密布,光線在浮雲流動間變幻莫測,山谷的顔色時而如印象派大師的作品般絢爛缤紛,時而又成了中國傳統的水墨畫,隻剩下黑與白。比起墨西哥的瓜納華托,這裡才是上帝打翻的調色盤,是大自然最純粹的傑作。

     

     

    我們大概在這裡拍下了此行最多的照片,因為太美,太有趣。但眼看着暴風雨迫近,我們并沒有完成整個步道的徒步,而是回到房車裡,沿着景觀大道飽覽了火焰谷的美景。我想我一定還會回來,同行的小夥伴們也都默默看着窗外,不知在想着什麼。

    回到拉斯維加斯,等待着我和Crystal的是3天的EDC音樂節狂歡,Lu即将回到LA,Andrew則已經在琢磨去紅石峽谷探路了。

     

    4

    關于EDC,這裡隻列Tips。

    1 最有用的裝備是一個漂亮的水袋,現場有免費灌水的地方。

    2 晚上巨冷,巨冷,巨冷!就算擠在人群中蹦迪也還是忍不住直哆嗦。

    3 雞尾酒難喝且貴,我們都是在Camp裡喝到位然後再去蹦。

    4 下個EDC軟件Insomniac,真的是超級有用。地圖,臨時安排的特别活動,所有的Lineup時間一目了然,直接去各個舞台追喜歡的DJ吧,反正我是一直在Kinetic field, Quantum valley和Circuit Grounds之間轉場,還在Ferry Corsten和Tiësto之間糾結了一下。

    5 安檢形同虛設,随便翻翻包而已。

    6 音效很好,舞台燈光效果超贊,煙火像不要錢似的放到你看膩為止,說實話最後我有點煩了,感覺好浪費。

    7 可以去EDC小鎮逛逛,有些小店鋪還挺有趣的。

    8 GA票的廁所簡直就是噩夢;壕可選VIP,有高檔廁所,“免費”酒水和稍微好一點的位置。

    9 Camp還算舒适,有空調,需要自帶睡袋,防潮墊倒不一定,畢竟是在沙漠裡;24小時都能聽到音樂,可以考慮帶上耳塞和眼罩,但你一定會困到倒床就睡。

    10 其他關于Camp裡的娛樂設施沒什麼好說的,激流勇進,摩天輪,溜冰場,白天随便玩玩;還可以學瑜伽、熱舞;可以做指甲,化妝,美發,在臉上和身上貼各種bling bling的水鑽。

     

    5

    話痨總算寫到了最後一個地方。紅岩峽谷,拉斯維加斯西部,最受歡迎的步道名叫

    Calico Tanks Trail,我們卻鬼使神差走到了Turtlehead peak,龜頭峰,什麼鬼名字……

     

     

    這條步道标注的難度等級是困難,評分卻不低。遊戲玩家都知道,同一個地圖,難度級别越高,掉高級裝備的幾率也越高。對于步道而言,則是:“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于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不然辛辛苦苦爬了半天,你就給我看這個,多半會給一條步道留下難以磨滅的差評。

    這條步道頗為有趣,一開始還認認真真立着标杆,上面工整地注明步道名稱和方位,走着走着标杆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坨鳥屎狀的白色漆痕,和阿帕拉契亞小徑的标志差不多,後來我們找不到路的時候就互喊有沒有在附近看到鳥屎。

     

     

    上山路頗為輕松,盡管有些緊挨着懸崖的地方也頗讓人心驚膽戰,但并沒有任何難點。抵達峰頂可以俯瞰東側的拉斯維加斯主城全景,西側是内華達州排名前五的高峰Charleston Peak,海拔3632米,此刻山頂還覆蓋着積雪。南北兩側則是紅岩峽谷典型的紅色砂岩地貌,十分壯觀。

     

     

    下山花費了遠超我預期的時間,正如前文所說,布滿小碎石子兒的大角度下坡路是我的必殺,基本靠臀降。回到大岩壁表面卻完全不懼,無論上升下降都得心應手。我們找到了一處幹涸的小瀑布,在附近玩兒了好久,感覺在這裡攀爬岩石的樂趣比起火焰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注意這裡和紅岩州立公園(Red rock state park)并不是一回事,那裡更是無數攀岩愛好者的天堂。

    看起來沒有路的下山路。

     

     

    對了,去之前我們在La Bonita墨西哥超市吃了tacos,牛舌塔克簡直是人間美味,而且價格超級美好(在EDC花了$12買了3個超級難吃的tacos,這裡7個才$13.5),看着頭頂懸挂的彩色剪紙,聽着周圍顧客的西班牙語,真有一瞬間回到墨西哥的感覺。

    6

    我還是不寫拉斯維加斯主城了,因為實在不是我的菜。雖然在EDC周很多大牌DJ都會繼續進駐夜店,但實在想不通連蹦了3天的迪為什麼還要擠進一個“小小的”夜店裡。

     

    從中央大街(Strip)開車一直向南,不出30分鐘就是荒無人煙的廢土,你會驚奇地發現道路兩旁的植物從參天的棕榈樹變成了沙漠地區矮小的灌木叢,仿佛一過午夜,灰姑娘就變回了原本的模樣。極緻的繁華和極緻的荒蕪間隻隔着短短30分鐘的車程,上帝用人類最原始的欲望塞滿了拉斯維加斯,在沙漠裡建起了一幢海市蜃樓。

    不要溫和地走入那良夜……

    0
    1410 0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